hi

  •  比如襲人,能成為模範,因為做到了從來都不為自己活著妥妥的做个好工具,不為自己活著的人他怎有關心正義和人性之時
  • horrible demon, if you are so horrible then you might hear not, the desperate , weeping sound of those   murdered innocent people won’t die away
  • 爭奪搶利的人對旁人是甚心,如此,則家與國與他有關心在哪裡,如有相干系,奪家劫國之欲而已,要求別人對他恪忠節,他對上帝有實誠嗎

  • 憑什麼 將馬屁視為低級,而譏之,最深知馬屁的是重量级馬屁所奔向投放的受點,受點深知此物即擁護,擁護即此物,無此物擁護,能拉得開旗子吗,馬屁之用,不是只供應舒適受用需求而已,馬屁必須提升其精緻度與真實性

  • memory like tunnel.it’s everyone ‘s knowledge of the time being in the past
  • 偉大猶如神話,對人的牽引力就如迷信,迷信可給它加冕任意大的力量,任意大必然是大於真相的,即真相也妨礙不了偉大之偉大,真相是什麼,又是誰的,當然不及迷信之中的人的精神需要更與人關緊

  • 奪勢即旨,怎會謙讓於不入擁金吃肉的席筵,因擁金吃肉才是有勢者,唯有勢者才是控制者

  • 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為什麼看到是對華人或華國侮,而不是看到對人侮,只從華人的意義來看此事,正好是將華人分離出來,如允諾分離出一種人來區別對待人權,則使得對這種人的抬高或抑制都有強理可捉,正因被區分,他們受不公正攻擊的處境將難於去脫,即使華人與狗不得入內被烧掉,還會有事實的同樣的對弱勢者或被弱勢者施輕侮的各種類型

  • 兄弟鬩於牆,侵佔共有資源和爭風,是在家園之內才能有的收益和掠獲,故此危起於牆内敗德者,而或是對人的最大危害

  • 偽德似德而惡,騙子樂於做它的設計師,沈醉於偽德的時代是弱智的時代

  • 雖然說我們,其實是作者強奪稱謂,將其私慾之選擇和主定,變相包辦給人,拿來主義的英明,豈如就有道而正焉
  • dictator了為何還令民愛他,君父之掌,被畏,也要被愛,是何以控制在握之配方之一不可少的兩翼,
  • 放下屠刀之勸是如此微弱無效,如蚊叩大象,爭奪握屠刀權,握者皆歡,豈有放下的
  • 假是工具,是鬥爭手段,以假為做偉大工作的智慧,看到的是閃光超人的勝利收穫,不正是假給他得了大功,假,沒毛病
  • 好事全被他做盡了不輸於壞事全被他做盡,好事全被他做盡了推出他是巔峰唯一偉大正確,從偉大正確得出一切人在他面前都要放棄自己做奴隸
  • 欲停止人類綿延無休的自私貪婪戰爭,必當首先停止一個人可以為別的人無私服務奉献無止境這一謠言,人最樂意於給人作奴隸這是反自然的漂亮謊言,
  • 人的命運和人之間應該是直接的,不應該之間有一個偉大,如果有就是前來佔領和吸血於人的假騙子
  • 正當的辯論有觀點,而並非可以沒有面向事實的良心原則,再刻毒的人也是承認和接受事實的,如無此,就是比詭辯更為遠遠不堪,是不擇手段之醜鬥爭,正如紅能上勢他就是紅的,黑能是上勢他就是黑的,這是任意無限個方向的進攻
  • 所有動物,為什麼作了父母時都這樣努力的護子養子,正因為生命是貴重的,那些視人如草輕於鴻毛是怎麼做出來的
  • 陳勝吳廣悲憤作奴隸,為何沒有使得不再有奴隸,因他們悲憤的是自己作奴隸,不是悲憤別人作奴隸,而那些煽動別人去為奴隸悲憤的人,自己卻是假的,以此借爪,服務他自己的利慾而已
  • 咬定目的光明,光明偉大目的之絕無可推翻置疑,其戰略意義是如此且待他不管怎麼下手下什麼手都是無須不可的
  • 厚黑登堂公然,厚黑作公則或公吃,是牛掰,只看人服地否
  • 自由逆控制,但不是粗野,因自由內含本性之高貴,粗野是放蕩愚蠢邪惡的劣性,先以禁錮為不粗野,又以粗野為上文化層次,這是人民的大錯,只利惡人得其道
  • 牛掰是一種語言,或向所有人息發出的他乃很厲害一人的信號,牛掰到最高的當然是皇帝,因別的 不管如何 牛掰人都伏認, 牛掰就是要人不要認字面而是要識相,牛掰的底線是絕不得碰觸的地盤,只要 牛掰牢立,其它一切都可以不惜 ,有牛掰感的人也有很多 自豪感,因一切都是在說明壓過人 的 優越位子,牛掰人堅決他的牛掰事並不是因為事的 牛掰,是為了他自己的 牛掰,因 為事的 牛掰有所聯結到他自己的 牛掰或自豪感
  • 情忠,連個人的所有承受勞苦都必須為之無條件拋卻,毫不留情人的苦,情忠的獻者與受者这兩方的聯繫,怎是愛呢,紅樓之中真愛只有寶黛,正如是為彼此而生入人世間的
  • 對書的大誤解,任意亂解作出來的成果都算不上,最大誤解是禁錮所致,禁錮改了讀書人頭腦狀態讀書人的面目,從而改了書的面目,使最智慧的傳統面對的是只能在選擇性限制下看得到它的後人
  • 科學的語言是有意作的乾燥,這是為了保證所說的只有絕對事實留下,對照之下可以看到人從詩語式和宣傳口式中有可能受的欺騙,被偏離真相,詩可以真,但必須是真的人來寫才可能是這樣的詩,聽詩的人也要有真的耳
  • 真公平,沒有人能有帶紅花和有特權,否則都是變相搶奪,高階層不帶紅花,低階層也沒有帶紅花的理由,靠為低階層帶紅花,積極表演高尚同情憤怒仇恨,利用他們的弱勢愚味,作他們的代言人,拉出偽道義場面,主要的不公平收穫是給了這些掮客,這些人有了庸才竄升和上位的捷速路徑,其竄升和上位對應的付出是所有人類被玩弄,這過程中受無情殘酷糟踏欺騙和損害的,是無一能幸免的所有其它人
  • 人之真師,非主義,而是自然,自然是美,自然即自己,要向自己內求 ,故年輕有成者,必非順從教訓的人而是相信自己的人,前者因為從他人之訓,使自己還遠遠未夠到自然
  • 乞而取有之優越令妻妾感嘆,這裡羞恥之心男不及女,功利不能棄羞恥之心以求,否則是 hell
  • 可憐人奈何就免於有可恨之處,爭鬥失敗和受損,不會妨礙他去搶掠,搶掠比他更弱的
  • 沒有提前防衛的自然人被找錯誤,查工分,自我檢查,獄長有其指導者位置,全部基於囚人之有犯罪,則囚人必須一遍一遍在精神上 被提醒注意認識到他自己是犯罪,而使管者的位置成为自然而然的事
  • 紀律執行可以就是暴力掌控的別名,因紀律執行的这一面,另一面暴力掌控被隱藏不見,掩一切都在於其權威發佈者將此紀律詮釋为如何
  • 以骗人而制人,謊言即工具,这里面當然沒有fair play,尤其是不騙人的相對於騙人的對他所做的,但連fair play本身都是可以被踏倒的,,如果羊被定性為罪惡,是歷史和大家的絆腳石,那麼狼對之作任何害它的动作都是無需說明的
  • 罵架者控訴中的各種背離實情的捏造,說明正是鬥爭使無節謊言就是可以按需发出的法器
  • 比聲壯辭嚴義高,豈比得過 korea people, 因他們都是以為別人活著作為宗旨,吃苦不要自己不需回報作為光榮,並可以毫不猶豫立刻犧牲自己,因,為義務全部奉獻出自己乃他們最渴望最爭著得到的甘泉,有哪種人類能和他們比賽主觀動機的強大堅決徹底
  • 力助羊群走出迷誤,而使之減少自陷苦途之困,可謂聖,如孔子,基督,利用迷雾和加深迷雾的是騙子,騙子利用羊群弱點搶劫掠奪侵害羊群
  • 為何很多人總是避开良心,因看到良心既與利益相悖,则在他乃免碰之事,這些人看法只有實在,也就免於任何一點奇跡發生
  • 槍能做的是對人置於生死之逼令從其所意欲,同樣對人實現這種功能的不止槍,必還有無數辦法,綜合於搞顛人的目的大業之下,可稱厚黑,厚黑較量勝敗 ,
  • 表忠何意,表明將服從某種意志作為自己的第一件考慮,或者就是為服從服務此意志而活著,而此意志的代表代理代管所降落到的人當然是皇帝,這種服從經皇帝稱許而被宣稱為道德,也即道德的意思就是將服從這種意志和服從皇帝當為存在的唯一意義,進而臣民就是繞向此意志而在,以供其吒呼揮斥驅遣使用的
  • 沒有什麼人與人之級別差異是可信的,唯一能區分人高下 的是道德,生的偉大不能稱作道德,而是荣受表揚,是許可其作為屬於合意的意思,表揚只存在於級別體系,而道德是自主的
  • 人被欺騙皆因信人灌言超過信自己所见 ,欺騙人民必須令其更相信不是他自己的別人
  • 為何所有人皆能心領神會的fake,按要求做假文章,乃是為不可撼的公理如孝順,公理和皇帝一樣大,皇帝和公理一樣大,為之 fake是護君 當然不須擔責
  • 無論哪一種動物,對其著色都是強為之事,雖加確保之語似已令其成為緊急鄭重必要當然之事,但也是在語感上作遊戲的機巧,全不說為何要給著色只是絕對必須著色
  • the stupid is so nicely suitable to be the chosen one for the applying of the evil
  • 屈原雖無奈何,也分了善惡真假的事实,与道德之不可折断,隱者的智慧高明在哪裡
  • 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的公规,人舌綁架能起渲染壓軸作用,此即堅定不移的馬屁精和鷹犬為何能為捧出場面效大力
  • 壓倒東風壓倒西風,分明是一枝獨秀,俏也不爭春的甘願受苦,是最合宜吩咐給奴下的,堪稱君權,堪稱臣德,是同時合理的
  • 孔子為自己,而綱常都是制定人對別人的義務,看似孔子,卻非孔子,,孔子為自己,是守住人權,人得人對他的義務,是將人變成奴隸和駕馭奴隸的權利,人當然不是通過對別人的義務而達到為自己的,出立這種邏輯聯繫是綱常的荒唐,人可以作為常的,只有人性,哪有規條
  • 檢查制是什麼,是對人逾規情況的測定與懲罰,所有人被測以情況就是所有人在將被定罪之中,人同於受擺布的活物,何言人權 ,如果將人的意義先已破滅,何有人的意見言說和人的發展可言
  • dream is wonderful.,is genuine,even makes poem the easiest
  • 爭者,其爭奪的內容最後都歸總於利益這種單一的只要印个大小的貨幣,守住戰利的城堡都歸於權的級位,這是人人趨同,對象單一的算術,何需紛繁知識更何需詩
  • dictaaor official can for his own needs choose to be humane,that means  naturally  urrendering to  a natural need of any kind of human consideration includng the desire of corruption,, or not humane,that means according to the great doctrine and there’s absolutely not way for individual to escape the rigid woe
  • the n.k. people live their lives for their leader,  people in a state of mad
  • 高舉鬥爭浩蕩所向可以就是 掃蕩,在掃蕩中可以完全拋棄  守 誠實和真相的貞潔法則
  • 政治,動動,凡入演其戲者即其棋子,則其主要程序是思想灌入裝配零件演習情緒發動,
  • 人是偉大事業的一種優越性和資源,能任意時候下令任意多人去補事業需要补的一角,這些光榮的做了偉大事業工具的人被犧牲掉也不敢吭一聲他有苦
  • 為何內鬥惡於敵,與敵尚有公正的尺度可依,而內鬥是只以不公正為尺度和發力的
  • 選了裝高尚就要直裝到大無畏即一條道走到黑,只有這樣捨出去才可使得人确定這不是假的木马
  • 正是因為隨時都必須體覺的苦,而能將此苦用於時刻證明所被給予的甜,在已烙下的新舊鞭痕和將烙下的鞭痕中,深刻體會到關愛所至的深度有多比最深的海還要深
  • 憶苦思甜是以深明曾苦,就不要此刻不覺出甜,要感管員稟懷大聖之恩,現在已甜,不要期望更甜,則歷史之軌將是過去很苦,現在苦一般,未來一般苦,基色及要點在苦,鎖苦
  • 有的不擇手段,是以為目的才可以将一切完整 ,所以 他只需要找到通向宏雄遠大目標的此的之任何可能的路 ,這種邏輯式肯定是亂病的,而其促成的唯一結果是令不擇手段得以衝破人的良知戒衛而理直氣壯的強作歪事蠢事一切事
  • 何言偉,ungeheure,大巨怪物,在神話中的大巨怪是空的,對人不構成實際威脅控制,而如將人大多數集合體,例如所有乾活的人的集合,并為其力量的代言人,就是實際的巨怪了,揮動這個是可以使令一個微小的人恐懼和服從的
  • 現代器具重其功能,而傳統器具的品質還在於安逸心神,安逸心神在於響應自然,對人的價值是與使用功能一樣重要的,
  • 地位爭奪翻轉變化是何意,當家作主人了很好聽,而
  • 縱容內含許多不公平的攻占奪掠及許可此類攻奪方式為有效
  • 人類所有戰爭之中,權利爭奪是可延續不休的,因其在於嫉恨與妄意,嫉恨與妄心不得其可以平息的參照點
  • 義,在我,而 視義為不與自己利益有關或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人,只為自己摸魚,迫切於從魔鬼獲賞,并裝摆一副高尚 的偽象 若你不憚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別人,別人就不能以最大的惡意來揣測你嗎,罵架者们在尚未經接受考證時,提前將自己的純白當成不需疑問的當然,這是不誠實的
  • love echoes heart,love is song,if it is not for love and heart,how could there be any song
  • 從來都是人活著,哪是國活著,而理想主義的勝利之高過活著的人,在於只要是為它的組分起見,即使不可能的,也必須令之可能,即使開動碾壓與犧牲都要使其能,乃因它將它自己高舉成全人類生存之所以的目的
  • 非私有使爭奪變得有重大必要,使人與人因爭奪而成敵,使具備一個強大的爭奪本事成為生活重大的事
  • 私有是所有人自我獨立生活,不存在領導的位置 ,非私有時的領導則突顯地位,且人之間的激烈爭鬥是出於打擊彼此的意圖,
  •  一個真實的有關自己的意識是沒有年齡的,年齡的感覺來自自己對周圍人如何對待自己的一種投合,所以是由他人造成而不是自己,人因適應他人而受縛,因向內適應自己而自由
  • hamlet, it would be better to be murdered, than chew, swallow, consume, co- live ,even danc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urderous and their murderous facts
  • 要人愛國和要人孝順有相似,以別人尤其是多個別人來對一個個人應當如何行為施壓 ,正如管理者將多數人的需要作藉口而所有個體都落得被他私意限制 ,用眾人的權眾人的拳來對準一個人,當然不需要再問這個人自己同意不同意,甚至此人被瓜分分食都是人人無不坦然
  • 總在企圖佔便宜的人,就不會有畏於剝奪別人,為佔便宜怎得免於剝奪別人
  • 暴政以凶橫立足,羊群是暴政之裁制場園,凡羊不合其規定或意旨就受裁,在這個機制,公正是不需引入,從未有過的
  • 孔子說戒之在色,後人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或無人能過美人關,這是完全掉進孔子所說的智者不為了,已 全位腐爛,為何表面還守住嚴守規格的樣子,因為內已腐垮,只有做足表面一樣本事了
  • 人恐怖的是鬼嗎,非也,人恐怖的是人,也即 自然 所恐怖的是人,自然本身未帶對付人類當中那些施行罪惡者的辦法,是人將人捉起來做奴隸,人踐踏人,人給人致使各等痛苦,
  • 奴隸的嘆息互相傳染,但傳染的應是不平的嘆息而不是屈服的嘆息,後者使奴隸彼此间只知道忍受不該忍受的惡劣
  • 將唐僧會被吃掉的擔心之極放一邊,孫悟空鑽鐵公主肚子之舉就是不忍目睹的低級奸謀手段,為鐵公主覺得慘烈
  • 奸謀欲何為,奸謀其危在於奸謀所指向可以是任意值,奸謀則是促成此值的程序  ,也就是它促成任何黑目的 ,是魔鬼的 gear
  • what’s the most anguish point of hamlet  – that the  injustice once committed  is so monstrous  that even  made   life and happiness  utterly meaningless
  • 情份或規則盡了沒有,是一種標準,份就是天規定或不许推脫的情之表演心之表演,比如責人忠孝悌友達到了沒有,也可以毫不客氣的指望別人對自己盡恪苦守這些規則,這種標準是不論事實事由而要達到,則本質上是沒有什麼講理的,表現的優秀光輝 伟大程度正是體現在明明感覺無理時也毫不猶豫不思索不怕牺牲甘心受侵的達到了,但是標準為什麼不能是人自己審定的 proper呢,不管自己的認識水平如何,至少這在自己是依理的 ,是可以vocal 的,这後者正是 shakespeare
  •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奈何都是為了一個人上人,這真是太屈了這場苦,果真吃苦上苦,難道不應該是為最有意義的事
  • 谎言与作假成为生存之道,为各自生存而坦然互相践踏的人群是怎么炼成的
  • 利益三國,私為最大是當然的,從私為最大,到私也大於公正,到罔顧公正,則這是一群欺騙他人的人,隨意假話的人,萬般演戲的人,最擅長給人挖坑的人,相互都是是誰吞食誰級別的威脅,至於扮高尚,當然也是暗,刺手段,手段僅服主於效果,手段當然不服從其它任何鑒定
  • 鬥爭的開動使一些人被打擊和毀摧成为必然,鬥爭不一定是為除害,爭權奪利一樣是鬥爭,後者進行時冒充為前者進行時,舉私而冒公,便鋪天蓋地使盡巧簧將對手或不利于他的人,定性為全族之敵和人類之害,此乃不擇手段的無恥欺騙
  • 不堪糟音,而知所謂道,不是沒有門檻的,
  • 1 奴才未需固其主,可分離可變色,只與謀利相關,奴才特別之才,在於悉知附霸主則有可望巨利這個漁獵訣,這是必須由霸主來成就給他的 ,所以附主積極踴躍十耳十目的用心十手十腳的贊成,專攻此道也 ,
  • 2 如果所有人都認為奴才之路是唯一可能的生存貪婪之路,則唯一要點是位子架子 ,位子和架子乃 不允挑戰的生存次序分配與利益物爭奪的無形票據 ,因為無形,所以鬥爭更拐曲激烈
  • 分離出知識分子遊街击壓之,還有話語及知識產品的霸權,只能絕無僅有他發出的唯一稱對的,則需要將其它的頭腦產物斬完 ,比如山中無他猴自然獨猴最耀世,一切盛名無不歸他
  • 邪惡與獲得優厚成正比,而無有願不作邪惡,這些人的取擇,可解的是不甘自己落席,不可解的是自己甘心愚蠢
  • 分離出知識分子,顯然是為了突出還有非知識分子和宏揚他們,但這是完且無謂的,人有生下來就是在富貴家,卻沒有生下來就是知識分子,有所學習就會有些知識,人眾之中並沒有固定的知識者的划地,非知識分子,只有加給從不學習或無法學習的人,無緣學習的分子很值得崇揚嗎
  • 受蒙騙善良人是亂魔大可快意利用一時並在一邊得意地看著他們自掘坑自坑害的,但長遠來說,不及總不識真相的愚人,愚人,學之盲瞎,其嫡系與得力則非屬痞類不可,因為能夠無需鑒別的動手,痞類,德之賊人
  • 敵人是什麼意思,就是無條件打之絕之,其名用於外,可利用同族到極點級,用於內,可侵軋同族到頂峰級,可見此名乃 最頂峰一級的族內內吃侵軋工具
  • 在完美理論的比照下,自然人的人眾都成了一不小心就犯錯的羔羊,即成為可以對其以治罪之名而輕易发配处置的起點
  • 忠孝,守節,所欲於人者何,是欲其情忠,情忠是唯一無他的合格准則,為此其它所有合理都要退 讓一邊,並作為不入邪惡的基石工程,按此邏輯延伸,有妻先救還是母先救的怒問,豈不知要人為奴,就是作妻作母的有成績和得享受得其份额嗎,不管是否真情,情忠都足以將之弄成是假的,情忠似乎嚴密防了邪惡,卻是假的,都不知道堅守的是什麼,是軟弱的,看上去高光正而是空虛的 ,是自由人被變成奴隸後的空虛,是愚屋裡的空虛
  • 知識分受到特意分離,首先符合門面的場景 plot是很重要的,否則不可信了,其次用這個名義可以容易給對手戴帽令之欲逃羅網無地
  • 嘍蟻粗言,因為無能力,沒有辦法自御,因為絕地,沒有其它可能可以壓過對方 ,看著很凶实为淒厲
  • 寧聞狗吠,莫聞騙子設計的音樂
  • 美女顏密訣,女顏差距男顏越遥遠越增價值,但差距得太遠,會有不像人顏的幻感
  • 帝皇夢,成為ruler,為自己的身價價值 作夢,誰管,誰在意  the rule of goodness,小人物為鬥蠅利不可開交而大人物在其場景與小人物是一樣無別的境界  ,在蝸角與在 廣角是同一門鬥爭
  • 中庸的第一範本,不是折其中,而是自然
  • 中庸是事實與善之為一,通常事實是不認為同一於善,而有為善而否改事實,就是失中庸,問題在於人需要反省他以為的善和反省他所見的事實
  • being human is processing in building up,所以人能宏道,人因能宏道而宏人,何言前途是光明的,事實就是光明的,不光明都是有人特欲作成的陰暗
  • a writer of opinion or thesis in some way cheats the world,,especially when he feel himself sincere and great ,he is selling opinion, an easy meal he believe to be the proper tonic
  • 就以不愛國的名義,任何最低級的人都可以拿此,將比他好得多的人指責為不是好人
  • 反對繁學的,至於反智,如禪宗,心學,崇拜無學無知者,但反智不等於自然,崇自然不能導出反智,自然所許者中庸之智,不是反智極絕,低腦子壞腦子歪腦子不是自然
  • 王子與庶民同罪,則庶民也應與王子同罪,扶弱過頭,弱也變成霸道,而且霸道得理直氣壯,失中庸而失公正
  • 失中庸,人性之偏執,多以為能以極端而得補足至美好
  • 1 唯目的論和生存論,從 挾集體為第一 來說,一切為集體之生存與利益,則命令個體是隨時須犧牲的,
  • 2 從個體來說,一切為自身之生存壯大延續與利益,則可讓其它一切隨時為此個體犧牲,比如不僅食他物,連食同類也是正當的,
  • 3 而自然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後者,按這個意思,中庸並不等於取兩個極端之中
  • 左派自以為是正義,以為他是名正言順來除壞魔的,所以執行起來時許可自己向人施行更多更高的強行暴力,而容易成為強制所有人的魔,而且他要求所有人對他如向日葵贊美依崇,以保衛他為第一條,試問人能與他必須無條件贊美依崇的人有對等餘地和論理餘地嗎,此乃精神gulag,所有沾偉大理論之光的,都有此疾
  • 不得其中而為之者,方也,是方則須方,也就是中庸不等於圓滑,比如不可以將美歸納於一個算法
  • 服務-serfdom,是中庸之地獄,當人連自決權都不能有了,談何中庸,人不可讓別人成為他的serfdom,也不可成為別人的 serfdom
  • 獨裁帝制如人工水庫,失去自然歸屬和自由擇機,裡面的魚因為仰賴配給以生存,而使得廉恥之類統統可以缺席
  • A party should educate its own members only,if it educates the whole population ,then all everyone whether a a party member or not is a party member ,
  • 最徹底的抗暴是中庸,中庸就是對所有暴君強軟之迫策略行為的不合作,反對奴役莫過於只做自己和中庸之路
  • 正義如天生之草,不澤於皇親國戚優扶,凡願從皇親國戚而取優,都不會有看向正義
  • 美學品味有多樣,特將高尚作成第一和唯一美學品味,則這世界上人唯一有精神意義的是好人好事和爭取犧牲自己的機會,真的如此的人是傻障,假扮如此以馭弄別人的是匪類,這種品味大行天下的結果是打造蠢人和騙子
  • 作為一個人怎麼可以不關心自己,此則人不是人了,更不要說毫不關心自己,慷慨顯示給人他毫不關心他自己的人,可能是在演假象,可能他是只要關心自己不管其它的人,所以毫不管別人受他欺騙上當,
  • 只關心自己的邏輯必然,是無法接受得了他自己這唯一的正果目的不是長生,受佛學影響的勸世常說既是一場空,爭什麼,正是說這一種命運,
  • 然而並不是只有爭,不爭消極,以及不關心自己,首先人性蘊道義,道義並不是在人可以不自私或自私,也不是在分配應該歸小家所有或分配應該歸大家所有,只有貪心之極的人才需要踐踏道義,令其無存,並以偽道義之名義,欺騙別人去成為毫不關心自己的人
  • 從污說之出到黑手之出的容易,也就是黑手和蠢手都在那裡,只待污說一打開关禁它即下手 ,這個世界上曾築起的一切,如果開啓人對人下手,則还不及辨認便將迅速摧毀,污說是猛烈的病毒
  • 何謂文明,一種意思是行世,所見的字所遇的人都對 人自己有作用,有改變自己之力,近朱者赤,滄浪之水,另一種意思是人察世守心,自己認識自己和世界的真相,就是非禮勿視,是因為有自己而总有對外界的反彈力,有不混同於外界的前景
  • 天 地作證為何,因人言有所隔於內心,內心直證,則言不足以表之,只有天地可證,天地共人心,所謂擬人,令大海出語,青山出語,令鳥獸出語,是強染於人,多的也是人聲贊美,無不臣服之意,看似氣勢雄壯,而卻是避免說到天地的
  • 野心不都等於貪心,而貪心總有趨投野心之狀
Pubblicato in Senza categoria | Lascia un commento

hi

不可棄 

Pubblicato in Senza categoria | Lascia un commento

Ciao mondo!

Benvenuto su Spazioblog. Questo è il primo post. Modificalo o eliminalo, ed inizia a bloggare!

Pubblicato in Senza categoria | 1 commento